著名音乐人刘卓辉在榕回忆“光辉岁月”

明星 小老乡 评论

刘卓辉在榕签售新书并接受记者采访。 福州晚报首席记者 顾伟 文/摄 如今的年轻人都认同方文山的词、周杰伦的曲是绝配,而对于70后、80后,他们心目中还有一对乐坛绝配,那就是刘卓辉的词、黄家驹的曲,那是一代人挥之不去的记忆。昨天下午,位于融侨中心的

  刘卓辉在榕签售新书并接受记者采访。

  福州晚报首席记者 顾伟 文/摄

  如今的年轻人都认同方文山的词、周杰伦的曲是绝配,而对于70后、80后,他们心目中还有一对乐坛绝配,那就是刘卓辉的词、黄家驹的曲,那是一代人挥之不去的记忆。昨天下午,位于融侨中心的大梦书屋来了不少人,他们都是香港著名摇滚乐队Beyond的歌迷。他们静静地等候着Beyond的“御用”填词人、香港著名音乐人刘卓辉带着

  新出版的图书《BEYOND 正传3.0》在榕签售。福州晚报记者在活动开始前,独家采访了刘卓辉。

  1988年北京演唱会险走麦城

  刘卓辉1987年开始和Beyond合作,与黄家驹合作了12首歌曲,其中最有名的要算《大地》。这首歌让此前一直徘徊在低谷的Beyond一举成名,从默默无闻的地下乐队成为华语歌坛耀眼的明星乐队。

  刘卓辉告诉记者:“《大地》是一个关于我叔公的故事,写的是跟随国民党到台湾的老兵,与大陆的亲人分隔,直到台湾宣布允许老兵回大陆探亲。我祖父的弟弟,即我的叔公就是一位1949年去了台湾的国民党老兵。这是一首表达海峡两岸情怀的歌曲。”

  1988年10月,Beyond应邀到首都体育馆举办专场演唱会,当时绝大多数北京人并不知道Beyond,因为冠上了香港演唱会的招牌,票卖得很火,基本上是全满。演唱会门票有5元、4元和3元3种档次。考虑到Beyond演唱的大都是粤语歌,特意安排黄贯中演唱国语版《大地》,黄家驹翻唱崔健的《一无所有》。

  刘卓辉回忆:“北京人当时对粤语歌是无法接受的,上半场Beyond演唱粤语歌时,观众反应很冷淡,演到一半,现场走了一半以上观众。直到国语版《大地》歌声响起,加上黄家驹的‘我曾经问个不休……’歌声响起,演唱会气氛才炒热,否则真的要走麦城了。”

#p#分页标题#e#

  想留给大家一个真实的Beyond

  刘卓辉认为,Beyond乐队从1983年成立至2013年,经历了30个年头。第一个十年,是有黄家驹的十年;第二个十年,是没有黄家驹的时代,歌手是黄贯中、黄家强、叶世荣;第三个十年,乐队真正解散,三位歌手各自发展。

  刘卓辉说:“我与Beyond以及乐队解散后的3位歌手都有合作,离离合合,是搞乐队的命数,再正常不过。我和Beyond成员都是60后,幸运的我,跟着他们走过《灰色轨迹》,穿过《大地》,见过《农民》,爬过《长城》,忍受着《无泪的遗憾》,回头再看,已是《岁月无声》。”

  今年6月,《BEYOND正传3.0》出版,昨天是刘卓辉在国内进行的第33场签售会。他在各大城市辗转,目的是想告诉歌迷一个真实的Beyond。

  这本书记录了乐队从前期组建到在乐坛取得骄人成绩,再到后来黄家驹离世,Beyond三子单飞的详情,也记录了香港乐坛各个时期的发展状态,以及乐队成员间兄弟般的感情。对友情、亲情、爱情所作的诠释,才是这本书的真正价值。

  曾包装高晓松老狼等歌手

  刘卓辉说:“Beyond成员个个都是高手,每个人都能写词、谱曲、编曲、演奏、主唱,每次Beyond出新专辑,留给我的歌只有一两首。粤语歌基本上都是先有谱,再填词。由于‘吃不饱’,我只能为张学友、黎明、陈奕迅、郑伊健、陈慧娴等人写《只想一生跟你走》《我来自北京》《友情岁月》《岁月如歌》《恋恋风尘》等作品。后来Beyond去日本发展,我由于比较闲,就去北京开办大地唱片公司,以香港模式包装内地歌手。当时高晓松、老狼、沈庆、艾敬等人将他们创作的歌曲推荐给我,我给他们冠上了校园民谣招牌出版发行,其中有《同桌的你》《睡在我上铺的兄弟》等经典曲目。”

  刘卓辉告诉记者:“1993年6月,黄家驹在日本参加综艺节目录制时,因跌倒而去世,时年31岁。滚石唱片公司第一时间发行了纪念黄家驹大碟《祝你愉快》,其中包括我的3件作品:林忆莲的《情人》、赵传的国语版《大地》和新加坡歌手的粤语版《大地》。”

  如今,刘卓辉大部分时间在内地,填词、做音乐节目评委、玩微博,致力于音乐与互联网的结合。“作词的话,现在每年平均写12首就差不多了。福州我是第一次来,因为要赶到厦门参加下一场签售会,这回在福州基本上没上街逛。”他说。

喜欢 (0) or 分享 (0)